江蘇鹽城華祥投資擔保有限公司,是經國家工商部門注冊批準的一家集實業投資、企業管理、企業策劃、投資管理、房地產經紀、信用擔保的專業性投資擔保公司。公司嚴格遵守國家的法律、法規和各有關財經方面的行業規定,秉承誠信、專業、高效,創新的經營理念。勤奮、責任、謙虛、凝聚的團隊精神,杜絕“感情擔保”“指定擔保”;保前、保中、保后全過程的跟蹤監督制度,積累了一批信用記錄良好,還款能力強的優質客戶,為企業健康發展贏得了大量的客戶資源。
在以后的工作實踐中,我們將始終如一的為廣大客戶提供優質規范的信用服務,與社會各界人士精誠攜手共創輝煌。

 
從SARS到新型肺炎:有些國人怎么就戒不掉這口“野味”
國人對野味的嗜好,有文化心理、傳統以及中醫藥文化影響等多方面的原因。與此同時,據估算,中國地下野味市場規模已達上百億,這或許是非法野味市場屢禁不止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請禁食野味——以保護自己之名。

▲國家疾控中心: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是野生動物,兒童不易感 視頻來源:新京報 我們視頻

文 | 宋金波

近期,隨著新型肺炎疫情擴展,“病毒源頭”、“野生動物”、“野味”成了公眾關注的熱點。

對此,鐘南山院士也指出:“目前,對于病毒的源頭是什么動物,我們還不清楚。但通過初步的流行病學分析,通過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比較大,比如竹鼠、獾。”

不僅鐘南山,近期其他專家針對疫情傳播在接受采訪時,也多次提及了“野生動物”與“野味”。

他們表達的信息,都集中指向了一點:新型冠狀病毒的最初來源,與野生動物有關。

這兩天,一張“大眾畜牧野味”的價目表又刷爆網絡,顯示被售賣的“野味”包括活孔雀、活鱷魚、果子貍等,還標明能“活殺現宰”。而這家店正位于這場風暴的中心——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附近。

▲1月21日下午16時許,已被關停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外景。圖片來源:新京報

發源地“野味”生意的存在,也暗合了很多人對病毒來源的想象。

查到SARS病毒源頭,花了近十年

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從野生動物傳播到人類身上的途徑,不是野生動物侵入人類環境造成的意外接觸,而是因為“野味”。

“野味”之所以重要,是因為中國對“野味”的飼養、運輸方式,不僅制造與增加了攜帶病毒的野生動物與人類接觸的機會,而且不同種類的野生動物在較小空間內蓄養,各種原本烈度低、傳染性不強的病毒得以在不同物種間傳播、變異,最終就可能演變成可以傳人的惡性病毒。

野生動物將病毒傳染給人類,造成嚴重疫情,有著極為悠久的歷史。這是專家們首先想到野生動物的大前提、大背景。其中最近也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次,就是2003年的SARS疫情。

基于目前的信息,可以確認的是,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不是一種病毒,但是相似度仍然非常高。

現在能找到的武漢冠狀病毒的最近緣來自舟山的菊頭蝠,它倆和SARS都屬于冠狀病毒。所以,當疫情開始擴大,人們不能不首先想到SARS。

病原體相似,病原體的自然宿主相同或相近,就是大概率事件。

病毒從野生動物世界到人類世界的傳播,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,其中還存在病毒本身的變異,并不是說人類與野生動物接觸就會造成病毒傳染。

這里就有對病毒的自然宿主與中間宿主進行區分的問題。以SARS為例,目前我們都知道,SARS的源頭是中華菊頭蝠,換句話說,SARS的“祖先”,曾經在自然狀態下攜帶于野生中華菊頭蝠身上。

這時候人類與中華菊頭蝠一般接觸,并不見得會造成嚴重的傳染疫情。

SARS最終傳染到人類身上,是因為它在中華菊頭蝠之后,找到了新的中間宿主,并且很可能在中間宿主身上發生變異,成為可以傳染給人類,并且傳染能力和致死能力都非常強的“超級病毒”,這時候,才是真正意義上的SARS病毒。

這個中間宿主,今天我們也都知道了,就是果子貍。

對SARS源頭和中間宿主的研究,在SARS爆發期間沒能找到答案,從中間宿主一直追到源頭,差不多用了十年,多次接力,才最終大體論定。

從目前病毒的相似度來說,新型冠狀病毒最初源頭來自野生蝙蝠的概率相當大。

就SARS來說,很難說中華菊頭蝠和果子貍誰是真的“罪魁禍首”,誰是無辜的“替罪羊”,因為它們都是病毒傳播鏈條上的一環。

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,即便果子貍身上有SARS病毒或其變體,如果人類沒有“招惹”果子貍,人類與果子貍保持距離,自然也就相安無事。

“野味”是病毒傳播最關鍵的一環

事實當然沒這么發展。這也就使專家們談及“野生動物”和“野味”時,有了不同的意涵。

提到“野生動物”可以側重理解為自然狀態下野生動物與病毒的某種關系。提到“野味”,則必然指向人類的某種飲食習慣及相關的一系列行為。沒有這種行為,就不會完成病毒傳播鏈條的最關鍵一環。

完成這一環,接下來就簡單了。北京大學醫學部病原生物學系教授、博士生導師彭宜紅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攜帶病原體的動物分泌物,可經呼吸道黏膜進入人體。比如,手上沾染了病原體,再去摸鼻子、揉眼睛,病毒都可以在黏膜細胞上大量增殖而進入體內發病。”

SARS時期找到這一環,是專家根據前期的流行病學調查,發現最早的11個病例大多和野生動物有接觸的歷史。

他們或是野生動物的運輸者,或是野生動物的交易人員,或是餐館的廚師、服務員。由此,人們判斷SARS病毒有可能和野生動物的傳播有關系。

順著這條線索,科學家們首先瞄準了廣東野生動物市場,并很快就在市場上的果子貍體內分離和檢測到了和SARS病毒完全一樣的病毒。

“野生動物市場”,當然就是販賣“野味”的。

那么,在武漢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,有沒有類似的野味市場呢?

很不幸,也有。

正如鐘南山在采訪中明確指出的:“這次冠狀病毒肺炎發源地,來自武漢的那處海鮮市場,我們在現場看,相當多(賣)的并不是海鮮,而是野味。”

病原體接近,可能有近似的宿主,存在同樣的“野味市場”,也就是傳播鏈條最后一環的客觀條件,邏輯鏈條已經相當完整。

剩下的,只是繼續確認誰是那個“倒霉”的中間宿主:果子貍,還是竹鼠或獾,或者其他野味市場中某種待宰的動物。事實上,這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了。

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傳染給人類,并造成嚴重疫情,本來應該是一個很小概率的事件,但野味市場的長期存在,使這種小概率事件變成了幾乎必然發生的大概率事件,只是間隔周期不同,或者需要老天在氣溫、降水等方面,給一點配合。

只要野味市場還存在,某種類似SARS的病毒造成新的疫情,就是隨時會被放出盒子的魔鬼。

關于這一點,我們在2003年之后,曾經有過痛苦的感受。然而顯然,即便那么痛的教訓,仍然沒能讓我們下定決心把人類親手打造的傳播鏈條斬斷。

國人對野味的嗜好,有文化心理、傳統以及中醫藥文化影響等多方面的原因。

與此同時,據估算,中國地下野味市場規模已達上百億,這或許是非法野味市場屢禁不止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然而,一旦發生大規模疫情,經濟損失動輒數千億,生命的代價更是無法衡量。

在2003年SARS疫情后,中國野生動物市場的管控力度在短時間內曾經大幅提升,不過現在來看,這種提升顯然沒能達到制止下一次疫情發生的要求。

非法的野味市場一直存在的現狀,恐怕不僅需要一次預料中的、雷厲風行的整頓,也需要在立法、執法機制設計上,做出相應的改進。

江蘇鹽城華祥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 地址:鹽城市解放南路158號 技術支持:浪潮網絡
電話:0515-83093958 0515-83093957 傳真:0515-83093957 
郵編:224000
棒球比分多少算赢 企业是怎么赚钱的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玩时时彩怎样倍投稳赚 体彩快乐赛车 黑龙江时时彩 缝纫生意做什么赚钱 时时彩分析软件 手机不下载赚钱 北单比分3串1怎么算奖金 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30个码期期必中特图 足球比分直播90 2013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宜昌微信麻将群1元群 32棋牌游戏 游轮赚钱